B000133049-S「人們不應該將時間浪費在支離破碎的努力和勞作上,每天都應持續不斷地努力,這是關鍵所在。」

「我離開是為了尋找平靜,擺脫文明的影響。我只想創造簡單,非常簡單的藝術。為了達到這個目的,我必須回歸到未受污染的大自然中,只看野蠻的事物,像他們一樣過日子,像小孩一樣傳達我心靈的感受,使用唯一正確而真實的原始的表達方式。」-《生命的熱情何在-大溪地之旅》

「有色彩的繪畫將進入一個音樂的時代……。一個人當他還沒有搞明白一幅畫所表現的是什麼之前,他也會立即被其有魔力的色彩和諧所吸引。」

「一旦嘗到偉大藝術的精髓之後,再也無法抽身,必將永遠為它犧牲,為它工作,永不棄絕。」

「對繪畫而言,不是抄襲就是革命。」

「自由才是藝術的真理,我相信,後來的人會感謝我給他們打開的大門的。」

毛姆在以高更為原型的《月亮與六便士》中,對這種原鄉情結有過精彩的描述:「我相信有些人誕生在某個地方可以說是未得其所。機緣把他們隨便拋擲到一個環境中,而他們卻一直思念著一處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處的故鄉。在出生的地方好像是過客……,而他到了另一個地方,會神秘地感覺到這兒正是自己的棲身之所,是一直在尋找的家園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te*paper 的頭像
kate*paper

手稿收藏者

kate*pa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